taigeer

【编者按】志愿者年会刚结束,即将迎来新的一年,本该推一些正能量的文章,让新的一年有个奔头。可整理资料时看到书法组志愿者的这篇文章,又想到志愿者年会上一位围棋组的新志愿者对我们工作“不专业”的评价,思绪万千。我们自然不想成为一个“专业”的培训机构,但是对于教育上的“不专业”,我们应该反思并且探讨更加专业的方式。对于文中提到的书法课上的种种现象,更多的是项目存在的不足。有些孩子并非对课程感兴趣,他们就是想在周末的时候,能够暂时抛开课业,有一个好的由头和小伙伴一起玩。但是由于我们项目的非独立性,没有一个场地可以只是提供给他们玩儿。孩子们就退而求其次,选一门课来“玩”。

 

作者:复旦大学 金晓阳

在各种deadline狂轰滥炸之下今天晚上又要多一个写志愿者感受的deadline,本想苟且一点草草了事,一想这不符合我的风格,而且长时间没有好好写一点文字,那不如稍微啰嗦啰嗦吧。

本身来说,小豆豆周末课堂是一个很好的公益活动。对于我这样一个想做老师的人,必然是有吸引力的。怀抱着从幼儿园中班练就的童子功,怀抱着那十四年的坚持,怀抱着高中书法特色班的自豪与光荣,我必然地报名了小豆豆周末课堂书法组。

然而第一次来到上海明德公益基金会小豆豆项目,看到下面的孩子们吵闹成那副腔调,我就不太爽。小学生总是吵闹的,这可以理解,但这种境界也是不一般的。记得我小学的时候,哪里是这样的?

下课时候吵闹也就算啦,上课总该认真一些。但是情况丝毫不是这样的。蹂躏毛笔的蹂躏毛笔,乱涂乱画的乱涂乱画,吵闹的吵闹,能认真学习的只有那为数不多的几个。认真学习的人不见得能学好,但我愿意去教(或者说有能力去让他或她去学)。但是其余那些人,我几乎无能为力,我也想好好教,但教不好。他们说要休息一会儿,不休息就不好好学,但休息就不想回来,回来了不想写字。他们大约是不想学习的吧。

让那个年龄的孩子坚持集中注意力那么久或许是难的,但我当年就做到了。幼儿园中班第一次上课,回来的作业是拿一支毛笔蘸水然后在桌面上画直线。那是个没有成就感的枯燥的活动,但我还是可以坚持下来,当然有外婆在边上看着我。如果是老师看着我,我自然也会好好练习。久而久之,心就越来越容易静下来。

无论是书法还是国画还是音乐还是别的什么艺术形式,都说陶冶情操,我想第一点就是让人心静下来,不仅是在学习艺术的时候,还有其他各种时候。但好好学习的前提又是心静下来。心不静下来,想着其他的东西,溜溜球也好,聊天也好,到操场上去玩也好,都是学不好书法的。我想大概小豆豆周末课堂里面最需要静下心来学的,就是书法和围棋了,不知道围棋教得如何,至少书法的教学质量我实在不敢恭维。

说实话,看着他们蹂躏毛笔,看着他们乱写字,我心里真是难受,这可是在学书法啊,我深爱的书法,这中华传统文化艺术,就被他们这样作践了。和他们好好说,不听,严厉一点,也不改过。写不好是一回事情,好好写就是好的,不好好写就是对书法最大的亵渎了。亵渎书法,我实在不忍观之。

那些孩子亵渎的不仅是书法,也是师道。“一日为师终生为父”,尊师应该是学生最基本的素质了。从小我谨记老师的教诲,至如今看来,确实是受用的。我们志愿者既然以老师的身份出现,那些孩子既然口口声声喊我们老师,他们是不是也应该听我们的话好好学习呢?那份对课堂的敬畏、对老师的敬畏,在他们身上我已经看不太到了。我不是权威,但在那里,我似乎找不到一个老师的尊严。后现代主义似乎是要把一切都解构了,那些最朴实而普世的美德也受到怀疑,但那些孩子是不懂得后现代主义的吧。呜呼!师道之不传也久矣。

其实亵渎书法何尝是那些孩子?我们不是吗?有一次我没有去,后一次课复习前一次课的内容,练习横钩,我给学生示范了一个,她说上次不是这么教的,没有那么复杂。我问组长怎么回事?他说:“应该是你这么写的,但你这样写太麻烦了,比较难学会,所以就简化了。”这不是亵渎是什么?书法写了那么多年,会写行书了,但是一旦到了写楷书的时候,我没有敢怠慢的,何尝不是每一个提、按、回,每一笔每一画都交代清楚?心正则笔正,我从来不敢乱来,简化是说简化就简化的?有一次我给学生示范斜钩,学生竟然说:“老师,这个笔画你写错了。”我心里真是恼火,教了错的,对的东西在面前也无动于衷,还坚持以为自己学的才是对的,要转变成对的就是太困难了。这不怪学生。

不好好学就不要学,不好好教就不要教,如果这样想,大概是太消极了。但是现在这样教,这样学,亵渎书法,是大逆不道,是犯罪。孩子的年龄可能还不知道什么是罪过,就成了罪犯的帮凶,而我们则应该去赎罪,否则于心有愧的。

不知道现在的孩子是怎么了,反正和我们当初是不一样了。我第一台手机是初一时候才有的,而且只能打电话和发短信,用到初中毕业,高中换了一个手机,增加的功能只有拍照和录音,现在的孩子一定不是这样的。他们的生活从小开始可能就浮躁了,就不太平,所以静不下来。当然我小时候也不是一个很能静下心来的人,在少年宫学书法,所有学生都是有家长陪着的,现在他们却是家长无暇顾及,而重任落在我们这边。孩子是没有错的,因为当他们是一张白纸的时候,是不知道什么是好坏的。总归是有人有错的,但我们似乎没有什么大错,因为我们出现的时候,那种错误已经作用在他们身上了,我们错的是向他们展示了伪书法,使得他们以为这才是真正的书法。噢,真是罪过。

你是不是会说应该从我自己身上找问题?没错,我肯定有问题,我还不具备一个好老师的素质,比如我还不知道怎么去管教这些孩子,比如我的表达能力还不足以使得他们对书法感兴趣,又比如我很难改变他们已经学到的错误的东西。我是有错的,我也要好好反思,好好总结。如果以后再做,我不能再错那么多了。

写到这里发现,我只是在啰嗦,却没有写出好好的文字。半年前我还是一个很能写的人,现在我只知道高数、大物了。但发好邮件,我又要重新把自己埋进高数了。

 

题图:拍自2014年基金会年会资料,一首泰戈尔的小诗。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